精选

视听专区

时话实说

大都市区

执政必读

河南自贸

大象智库

有用新闻

地市频道

萌友专栏

犸上地产

河南政库

犸上金融

犸上生活

AI智媒

大象医视

订阅

民航票价改革继续深化:更多低线级城市纳入市场化调整序列
2020-11-27 14:56:16在路上

民航票价市场化改革继续深化。

11月26日,中国民航局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民航国内航线运输价格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自2020年12月1日起,放开3家以上(含3家)航空运输企业参与经营的国内航线的旅客运输价格(以下简称国内运价)。改革后,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将大幅增加,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将进一步得到强化。

对于此次新政放在“放开3家以上(含3家)航空运输企业”,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中国区副总裁于占福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2018年民航票价改革聚焦在“5家及以上”,此次改革会让市场的反应更直接,能够催生出来的航线票价的变化会更明显。之所以这个数字从5降到3,于占福认为,体现出了民航票价市场向更加市场化的方向去进步。

此次《通知》要求,航空运输企业要合理确定调整范围、频次和幅度,确保航空运输市场平稳运行。航空运输企业和销售代理企业要严格遵守《价格法》《民用航空法》的有关规定,及时、准确、全面地向社会公布实际执行的各种运价种类、水平和适用条件。同时,民用航空主管部门将进一步加强对国内运价的监督,将价格违法违规行为记入信用记录,并依据《民航行业信用管理办法(试行)》实施惩戒。

据民航局方面介绍,此次深化民航国内运价市场化改革、扩大市场调节价航线范围,是民航局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有效扩大国内航空运输市场需求,不断满足旅客多样化航空运输需要,加快行业复苏的重要举措。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新增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共有370条,其中涉及多个北上广航点。

在于占福看来,此次新增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既有低线级城市的互通,也有一线城市的互通,“结构还是比较多元的,整体偏低线级城市更多一点。”

这也与民航票价放开的步骤相一致。上一次的民航票价放开的主要是5家以上(含5家)航空运输企业参与运营的国内航线”,当时放开的航线大多为一线城市互飞航线。于占福表示,这类航线共同直飞的航空公司的数量会更多,因此很容易达到5个的门槛。而现在要将更多的低线级城市纳入价格市场化调整的序列里,某种程度上就得降低门槛,这也是由5调整到3的原因之一。

那么此次的票价改革是否会对民航市场整体票价带来巨大影响呢?

于占福认为,涨价和降价两个方向都会有,“放开的结果肯定不是单一的全行业的票价都会上升,或者全行业的票价都会下降,而是放大了价格的波动。”比如热门航线,在纳入到调整之后,在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下,在春节时段可能会一年比一年高;而另外有一些航线,在供过于求的情况下,整个票价的基准就会比较低。

同时,对于一些小型航空公司,若在相关航线上受到竞争威胁,或者说市场份额整体来说不是特别明显,短时间可能会为了争夺一些流量,会有更大动力去做一些价格的下调,从而换取市场对它的一些关注。

“当越来越多地把价格的控制交给市场,肯定不是绝对的整体走高或整体走低,波动会变得有点超出预期。市场的调节机制实际上是最有效的,比计划和行政管控有效,这个其实大家都是有共识的。”于占福表示。

对于接下来的民航市场票价走势,于占福认为,后续市场上的波动的可能性会非常多,会推动航空公司的收益管理部,包括订票、营销联动的部门,应对的节奏变得非常高频。

对于旅客端而言,于占福表示,未来旅客在这些航线上需要在做了决策之后尽早订票,因为越往后涨价的概率会越高。同时,由于一些不确定性带来票价的不可预测性,仍然会有航空公司在临近日期使用低价格去卖票的情况,对于旅客在购票方面出现一些挑战。

在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看来,此次的票价改革是民航落实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的一个举措。“目前中国一共有50家左右客运航空公司,美国只有20家左右,所以国内民航业的市场竞争远比美国激烈,机票价格也就有了市场化改革的前提。”

对于此后航空市场的票价涨跌,林智杰解读认为,此次的航线票价市场化改革,主要影响机票全价价格,也就是出行旺季、临行购票的商务旅客,可能会买到更贵的机票,同时同样的机票价格,折扣变了,累积的积分可能也会少一些。但对于淡季或是提前买票的游客或大众旅客,机票本身就打折,价格不会有太大影响,

在林智杰看来,此次票价改革对旅客的影响相对此前要小些。“一是目前疫情下市场惨淡,市场票价很低,近几年估计也很少能卖到全价;二是此次放开的航线数量比较少,涉及的旅客量也比较少,航线也没有商务干线,票价上涨动力也不足。”

民航资源网专家李瀚明则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中国各民航企业而言,放松价格指导意味着更强的自主和更高的要求。其中,更强的自主表现在航空公司对价格的决定权更大,而更高的要求则体现在航空公司需要为盈亏负上更大的责任。因此,他认为,在疫情期间放松价格限制,是局方鼓励各航空公司发挥聪明才智,创新营销模式的务实之举。



原标题:民航票价改革继续深化:更多低线级城市纳入市场化调整序列

来源:澎湃新闻

猛犸编辑:周莉


猛犸新闻APP下载

发送

关闭